《春閨密事》全文閱讀

作者:秦兮  春閨密事最新章節  春閨密事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春閨密事最新章節三百零七圓滿(19-05-20)      三百零六重要(19-05-20)      三百零五救星(19-05-20)     

三百零七圓滿

  山西巡撫的事解決的很快,現在沈琛的地位比之前慶元帝在的時候儼然又高了一層,邸報發下來之后,誰都知道這位王爺以后肯定地位非同尋常了。
  再加上徐安英已經成了天下人皆知的試圖奪位的奸臣,大家對處置他的門生當然沒有什么大的反響。
  沈琛到底是讓山西巡撫付出了慘痛的代價,才帶著衛安回了京城。
  短短兩個多月的時間,京城就已經又變了一番天地,連衛安也忍不住嘆了一聲氣:“臨走的時候,哪里想得到我們竟然最終是這樣回來的。”
  什么都變了,不過一切都還是朝著好的方向在發展。
  衛安先去見了鄭王和鄭王妃,抱過了寶哥兒,見寶哥兒比從前又更健壯了一些,才露出了一些笑意:“父王跟母親沒事,我就放心了。”
  丁氏急忙上來握住她的手:“我們都很擔心你,沈琛更是急壞了,一刻都不肯耽誤,京城的事有了定局,他就飛奔著去找你了,說實話......”她頓了頓才笑:“我真是羨慕你,有個這樣的夫婿。”
  鄭王也嗯了一聲,難得的夸贊說:“雖然我知道沈琛是個好的,可是確實,能做到這樣,太難得了。”
  衛安忍不住微笑起來,回頭看了一眼正陪著寶哥兒玩的沈琛,笑意就越發的深了一些。
  因為趕著要回去見衛老太太報平安,他們沒有留在鄭王府用飯,就又急匆匆的上了馬車,沈琛在馬車里靜靜的端詳了衛安一陣,才露出一點笑意說:“我看寶哥兒很可愛。”
  衛安理所當然的應了一聲,沈琛便又說:“也不知道我們將來的孩子,會是什么樣。”
  衛安忍不住怔住。
  沈琛就將她摟在了懷里:“安安,我總覺得你年紀太小,怕你生產受苦,現在父皇的事.....我們守孝三年之后,就生一個屬于我們自己的孩子,好不好?到時候,我一定會對他很好的,我會當一個很好的父親......”
  衛安聽的心都要化開,摸了摸他的臉乖巧的笑起來:“好啊,我也一定會當一個很好的母親。”
  他們所受的苦,絕對不會再讓他們的孩子也同樣再受一遍。
  衛老太太和衛家的所有人都已經收到了消息提前在花廳等著了,雖然知道衛安沒事了,可是等真的看見了她完好無缺,所有的人才都忍不住徹底的放下了心。
  衛老太太精神尚好,抱著衛安許久才怔怔的笑起來:“真好,我總是埋怨老天沒有公道,可是我現在才知道,老天真的是太公道不過了,好人有好報,惡人有惡報......”
  她當初知道宮里出事,慶元帝死了之后,簡直不敢置信。
  才當了多少天的皇帝,才遂了心愿不久,怎么就死了?
  可是不可否認,她心里是開心的。
  明家足足一百多條性命,慶元帝的命,明家的人是有理由希望他死的。
  她之前壓抑著這件事,到底怎么都跟壓了一塊石頭一樣,覺得滿心的不舒服,可是等到慶元帝死了,她忽然就釋然了。
  隆慶帝死了,慶元帝死了,所以說明,這個世界還是有天理的,神明都知道他們做過的惡。
  衛安只當她是在感嘆自己平安了,微笑著窩在衛老太太懷里應了一聲:“是啊,老天真的是很公平的。”
  因為衛安到底是受了驚嚇又是趕路回來,衛家很快就收拾了房屋讓他們先住下。
  沈琛跟衛安呆了一晚,第二天便又進宮去見楚景吾。
  楚景吾現在也是皇帝了,內閣和禮部已經議定了他的年號,定了正開泰二字。
  大約是前兩個皇帝都死的太快了,總希望能否極泰來的意思。
  雖然已經是皇帝了,可是楚景吾對著衛安卻并沒有架子,還是親近的喊了一聲二嫂。
  衛安笑了笑,行了禮立即便被楚景吾叫了起來。
  楚景吾撓了撓頭:“我不怎么會說話,可是我已經跟二哥說過了,立后的事,就要靠嫂嫂多操心了。”
  之前沈琛就提過希望她能替楚景吾把把關,找未來的太子妃的事,誰知道現在可以直接找皇后了,衛安笑了笑,見楚景吾仍舊目光清澈,便很慶幸的在心里笑了。
  不管怎么說,慶元帝總是太陰沉了一些,而且他們中間到底隔了很多事和不愉快,相處起來總是困難的,可是跟楚景吾就又不同了。
  她也可以安心在京城待,不必找借口往外面跑了。
  她笑著答應了一聲,楚景吾再跟沈琛說了些什么,才對衛安說:“二嫂,這次的事,你受委屈了。”
  衛安看了沈琛一眼,搖了搖頭:“不算什么委屈,都是我應當做的。”
  夫妻本來就是一體,她跟沈琛更是沒有什么好有所保留的。
  楚景吾臉上的笑意更深,留了他們在宮里吃了飯,才讓他們走了。
  “以后是不是可以稱王稱霸了?”衛安靠在沈琛懷里,見沈琛似乎在想什么事,就笑起來:“我看圣上對你比從前更加親厚。”
  沈琛見她開心,也忍不住微笑起來:“是啊,以后你就可以橫著走了,再也沒有人敢在我們趙王妃跟前放肆了。”
  沈琛跟楚景吾比親兄弟還要親,不管什么時候,沈琛支持楚景吾的立場都從來沒有變過,楚景吾對他也是完全的信任。
  這真的是一個很好的結局,衛安在心里有些不厚道的想。
  相比起慶元帝,跟楚景吾打交道實在要舒服多了。
  她窩在沈琛懷里調整了一個姿勢昏昏沉沉的有些想睡,迷迷糊糊的松了口氣:“真好.....”
  再也不用提心吊膽了,也再也不用審時度勢的小心翼翼的生活了。
  沈琛低頭仔細的看著她,俯身在她唇上輕輕啄了一下,低不可聞的輕聲道:“是啊,再也不必擔心任何事。安安,從此以后,我保證你再也不用擔心任何事,我會好好對你,絕不會讓你傷心。”
  衛安似有所感,臉蹭了蹭他的手,沉沉的睡了過去。
  天終于還是放晴了,所有人都迎來了新的生活。
  

snaptime:2019-07-04 14:52:22  exectime:0.134


湖北新快3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