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一號警官》全文閱讀

作者:一號狙擊手  一號警官最新章節  一號警官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一號警官最新章節第0826章 荒宅(19-07-04)      第0825章 謎團漸漸解開(19-07-04)      第0824章 老狐貍(19-07-04)     

第0773章 現場的血跡

  
  這顆莫名其妙的彈殼正因為是金健從外面撿回來的,按說這東西他最清楚在什么地方發現的。
  
  再說了,這個金健跟喬大勇都是同一類人,對于意外發現的線索,總是有很強的甄別能力,對于這樣意外發現的東西,一般的警員,恐怕根本就不會注意到。
  
  偏偏就是被金健的發現了,并且細心的將東西送到了丁凡的手上,很顯然這東西他已經有一點自己的想法了。
  
  一個人都眼光終究還是有限的,還是需要集思廣益,或許在別人的眼光下,這案子就沒有那么復雜了那。
  
  正是想到了這一點之后,丁凡才第一時間回到了辦公室里,叫了金健進來,就是想要問問對于這顆子彈殼他有什么想法。
  
  只是金健看到這顆子彈殼之后,竟然搖了搖頭,有點尷尬的說道:“其實隊長,我也不知道這東西是不是有用,當時就沒有想那么多,就是感覺這彈殼跟我們常備的子彈殼編號好像差不多,就順手帶回來了,當時就是在我們考核的地方撿到的。”
  
  丁凡皺了一下眉頭,反問道:“你是說,在舊樓附近?”
  
  要是丁凡沒有記錯的話,之前舊樓正面,似乎是一片空地,那個地方要是有子彈殼的話,按說不是難以發現才對。
  
  可是之前在踩點定位置的時候,丁凡在那里來回走了好幾次,根本沒有在地上發現什么東西,這樣說的話,也不可能有什么東西在才對了。
  
  “不是正門,而是在側面的窗戶位置。”一聽丁凡說到了正門,金健急忙開口說道:“當時我們手上的子彈殼基本上都找回來了,只有周立的少一顆,他說最后一槍當時不是自己開的,當時只是一時緊張扣動了扳機,他當時就隱藏在側面窗戶的位置,槍一響,不到兩分鐘的時間,他就被抓了,彈殼落在什么地方他一時間也不知道落在什么地方了,我們都幫他找了好長時間,最后發現多了一個。”
  
  說著,金健就伸手指了一下桌上的彈殼。
  
  “你有什么看法?”丁凡皺著眉頭,想了好久,依舊沒有想明白,彈頭為什么,會出現在這里,時間還是在半年前。
  
  要知道這個時間,王建國已經死了快半年多了,他的配槍也不在外面,誰會在外面開槍那?
  
  最關鍵的一點就是丁凡之前已經找呂智問過了,這東西一直被保存在槍械庫里面,而且還是領導們一起親眼看著封存的,根本就不可能流落到外面去。
  
  眼前的謎團實在越來越多了,怎么想都覺得這件事里面有太多的迷霧存在了。
  
  既然想不通,丁凡決定還是從另外一個方向先調查一下。
  
  “你在這等一下,我有點事情要安排給你。”丁凡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樣,突然站起身來,走到外面,將一隊的陳思明叫了進來。
  
  “陳思明,這個是金健,你們認識的吧?”丁凡將伸手拿了一張紙,伸手在上面畫了起來,頭也不抬的說道:“給你們一個任務,昨天是你抓的周立對吧?你跟金健在跑一趟現場,就在找到彈殼的位置,模仿當時持槍者的位置以及姿態,
  
  另外你們看看這個房間,仔細檢查一下,我覺得這歌房間恐怕有點什么問題。”
  
  雖然陳思明還不知道什么彈殼的事情,但是丁凡既然已經這么說,自己就直接照辦就好了,反正自己已經習慣了,不管他說什么,自己照辦就是了,至于原因什么的,回來就自然知道了。
  
  所以陳思明什么都沒說,伸手拿過丁凡畫好的位置圖,轉身就拉著金健出發了。
  
  雖然暫時這邊只是找到了一個彈殼,也算不上是什么重要的東西,可是丁凡從事覺得事情沒有這么簡單。
  
  如果這顆彈殼只是一般的彈殼,或者是有遺失登記的話,這一切就都好辦了。
  
  可是這子彈最后鑒定的結果,確是從警槍里面打出來的,還是一把已經被封存了好長時間的槍,這里面到底隱藏著什么那?
  
  為什么會有人用這把槍?
  
  用這把槍做什么那?
  
  最重要的就是這把槍是怎么離開警局的,難道說這把槍從一開始就沒有被封存?
  
  丁凡已經能跟呂智商量過了,希望能跟上面的領導溝通一下,能不能打開封存,檢查一下這把槍是不是還在。
  
  其實呂智現在比丁凡還著急,早就已經去找領導問這件事去了,只希望盡快能得到一點消息就好了。
  
  丁凡在辦公室里面,等了一個多小時,一直都坐立不安的來回晃悠,希望金健這邊能盡快有消息傳回來,或者是呂智這邊有通知能盡快的下來也行。
  
  就是別叫丁凡現在這樣閑著沒有事情可以做就好了,只要一坐下,丁凡的腦子里面就會想到這個案子里面去。
  
  就在丁凡已經自辦公室里面轉的有點頭暈目眩的時候,金健終于從外面回來了,而且兩人還是一臉汗水的從外面趕了回來,那副急切的樣子,第一時間就叫他心臟提了起來。
  
  “頭兒,有發現,果然有發現。”陳思明從外面急忙忙的跑進來,一進門連門都沒有關上,就急忙忙的對丁凡說道:“就跟你想的一樣,果然在房間里面找到了一點東西,你看。”
  
  陳思明一邊說著,一邊從身上掏出了一個小證物袋,然后開口說道:“這是在墻上發現的,我小心的從上面扣下來的,剛剛已經找秦科長給看過了,雖然不能完全確定是人血,但是這東西就是一塊血液凝固形成的東西,基本上沒跑了。”
  
  丁凡皺起了眉頭,想了好長時間,緩緩的坐下了身體,小聲的問道:“現場有血跡,多少?”
  
  陳思明撓著腦袋,有點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身后的金健,示意他來說說。
  
  金健點點頭,走到丁凡面前,開口說道:“血液大部分都在墻上,位置就在窗戶正對面的墻上,地上有一點,暫時還沒有檢驗出來,要知道結果估計要等一會兒了。另外,我在地上還有門口的位置,發現了一點拖拽的痕跡。”
  
  丁凡斜著眼睛看了一眼站在門口的陳思明,突然想起了之前周立被抓的時候,好像是被困成了粽子,會不會是他當時造成了的?
  
  丁凡的眼神一過來,陳思明馬上就像明白了,
  
  連忙開口說道:“不是我,當時我抓周立之后,走的是正門,那個窗戶雖然方便,但是窗戶下面有個小排水溝,扛著人根本就過不去。”
  
  他點點頭,對金健說道:“接著說,后面還有什么?”
  
  “根據我的判斷,被害人,當時應該跟用槍者是面對面,中間距離不到二十米,墻上的血點成噴濺狀態,看起來當時受害人當時中槍的位置,很可能是胸口之類的位置。”金健深吸了一口氣,將自己所有看到的東西,還有自己的判斷都說了一遍。
  
  說完之后,有點緊張的看著丁凡。
  
  而丁凡在聽完這一切的分析之后,直接就閉上了眼睛,似乎在腦海中已經開始勾畫現場的情況了。
  
  “兩人之間的距離,大概二十米的話,被害人的身高應該在一米七五以上。”丁凡小聲的嘀咕道:“不管是正面還是背后中槍,最后都會在墻面上,留下大片的血污,血點最密集的位置,應該就是受害人中槍的位置,那個位置距離地面多高?”
  
  金健一臉吃驚的看著丁凡,回憶了一下之后開口說道:“大概是在我胸口的位置,也就是一米六左右。”
  
  “那就對了,如果墻面上的血跡,沒有被什么東西剮蹭的痕跡的話,死者身高應該在一米八上下。”丁凡看了金健一眼,似乎看出了他的不解,這才開口說道:“受害人的身高應該是比你高一點,血液噴出之后,是呈拋物線狀噴出來的,所以位置到你胸口的位置,那么受傷的創口,恐怕也要在你的下巴那個位置的高度,也就是說被害人可能會比你高一頭。”
  
  金健恍然大悟的說道:“我明白了,按照死者的身高判斷的話,我們還能找到死者倒地之后的位置,反向對比,應該可以找到當時槍手的準確站立點,我們可以在周圍找找看,或許還有點什么蛛絲馬跡。”
  
  丁凡點點頭,微笑了一下,開口說道:“不錯,進入角色很快啊!但是別忘了現場,既然兇手帶走了尸體,就一定會留下什么東西在現場,就看我們能不能找到了。”
  
  他這么一說,金健頓時感覺信心十足,這可是他經歷的第一個案子,認真的程度絕對是超高的。
  
  “現場除了血跡之外,還有你說的拖拽痕跡,或許能給我們一點線索。”丁凡一邊說,一邊站起身來,對身邊的兩人說道:“整個水泥廠,占地面積差不多有八個平方公里,徹底搜素的話,需要耗時不少啊!就從那個小樓為中心,半徑一百米擴散搜索,老陳你現在就跟郝翔說一下這件事,金健你跟過去,在現場幫點忙,另外叫技偵科出兩個人,在現場檢查一下,不要漏掉什么,我們馬上就出發。”
  
  丁凡這邊正在安排,桌上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。
  
  他還在奇怪是誰這個時候給自己打電話來的,結果電話一聽之后,整個人就愣住了。
  
  “你們先去現場,直接開始搜索,局長叫我過去一下,完事我就過去。”丁凡臉色有點不好看的對兩人說了一聲,轉身就直接去了呂智的辦公室。
  
  也不知道為什么,剛剛聽了呂智說話,總是給丁凡一種十分不好的感覺。
  
  。
  
  
  
  

snaptime:2019-07-04 14:55:16  exectime:0.246


湖北新快3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