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不會武功》全文閱讀

作者:輕浮你一笑  我不會武功最新章節  我不會武功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我不會武功最新章節第八十八章 堵住峽谷(19-07-03)      第八十七章 我給你采藥吧(19-07-03)      第八十六章 劍陣之威(19-07-03)     

第六十章 藥力不足

  
  感受到體內渡靈丹的藥效,已經完全消耗光了,項云心中是既驚詫又覺得詭異。
  
  在嚴伏山口中得知,至今為止,還沒有聽說過誰服食了渡靈丹,可以一次性將藥力全部消耗盡的,反而大多是渡靈丹才消耗了三四成,丹田便已經被擴張到了極致,達到盈滿之態。
  
  可如今項云分明是耗盡了渡靈丹,卻依舊沒有將丹田開辟到極限!
  
  一時間,一種極度‘空虛’的難受感從丹田內傳來,項云只覺自己的丹田,仿佛是極度饑餓一般,不斷催促著自己進食,這種感覺令他也萬分難受!
  
  “這下可如何是好?”
  
  如今突破到一半,丹藥效力竟然耗盡了,項云一時間有些著急起來。
  
  他腦海飛快的運轉,忽然他雙眸一亮,手中儲物戒光華一閃,掌心中已經多一個翠綠色的玉瓶!
  
  項云忽然想起來,自己除了渡靈丹外,還有一枚破煞丹沒有使用,雖然其功效遠遠比不得渡靈丹,但兩者的功效卻是相同的,自己服食破煞丹同樣有開辟丹田的功效!
  
  心中想著,項云便果斷的取出了玉瓶中的破煞丹,一枚比渡靈丹小上幾號的淡綠色丹丸,被項云直接吞服入腹。
  
  果不其然,破煞丹進入項云體內,那種“久違”的鼓漲感覺漸漸傳來,項云只覺自己的丹田逐漸炙熱,越發膨脹起來,其中的云力也是越聚越多。
  
  按照這樣的狀態下去,項云覺得,要不了多久,丹田就能夠達到盈滿之態,天劫也會隨之到來。
  
  可隨著時間流逝,項云的臉色卻是越來越難看了!
  
  這倒不是他承受不住,丹田開辟的痛苦,而是項云發現,自己的丹田竟然還在不斷的擴張,似乎沒有將要停止的意思。
  
  更讓他心覺不妙的是,破煞丹的功效,似乎也開始慢慢在縮減,變得越來越弱了。
  
  “這……這不可能吧,一枚渡靈丹和一枚破煞丹的效力,居然還不夠?”
  
  項云心中驚詫的同時,默默祈禱這枚破煞丹的效力,恰好足夠將自己的丹田擴張到極致。
  
  如今他的丹田已經擴張到了原來的十幾倍,按理說,早應該達到了極限,估計也不可能再擴大太多了吧。
  
  然而,項云的祈禱注定是無用的,因為破煞丹的效力終于是消耗一空。
  
  而項云的丹田,依舊是沒有開辟到極限,丹田處的空虛感,反而更加強烈了!
  
  而項云此刻也終于是傻了眼,望著已經空空如也的玉盒和玉瓶,‘渡靈丹’和‘破煞丹’已經全部耗盡了,竟然還沒有讓他的丹田達到極限,自然也就無法引來天劫。
  
  這么說,自己這準備的如此充足的一次沖關,竟然就以這‘人財兩空’的結果告終了?
  
  當丹田內的強烈‘饑餓’感漸漸消失,匯聚其中的大量云力,緩緩穩定了下來,山洞內的項云卻終于是接受了這個事實!
  
  自己竟然真的沖關失敗了,兩枚靈丹竟然都不足以幫助自己,達到沖擊地云境的臨界點!
  
  “呼……”
  
  項云長長的呼出一口氣,一時間臉色有些發黑,原本十拿九穩的事情,沒想到竟然會橫生變故。
  
  “難道是我的體魄有什么問題?”
  
  項云心中很是疑惑,如果按照今日的突破情況來看,自己的丹田的極限在哪里,他還真的說不清楚,這種情況到底正不正常,他更是不得而知。
  
  但如今自己的丹田已經開辟到了一半,卻因為耗盡了藥力,不得不中斷突破的過程,項云自然是郁悶且焦急,接下來該怎么辦,才是最重要的問題。
  
  項云沉思了片刻,思索出的解決辦法只有一個,便是繼續吞服丹藥開辟丹田,將丹田開辟到極致,才能夠引來雷劫。
  
  可如今自己又該到哪里去找丹藥?‘渡靈丹’且不用說了,就單是‘破煞丹’在書院內的珍貴程度都非同一般,每個弟子也只有一次領取的機會,幾乎是有價無市之物。
  
  即便是項云花費大價錢買到了一兩枚破煞丹,能不能將自己的丹田開辟到極限,這還要兩說。
  
  所以項云除非是得到了一枚渡靈丹,或是數量多一些的破煞丹,將丹田開辟到極限的可能性,才會更大一些。
  
  當下項云只能是先離開了山洞,暫且返回了自己的洞府,在洞府內略作思量后,他最終決定連夜山上,打算先去尋找嚴伏山。
  
  這奇云殿內,以嚴伏山的地位,以及與自己的關系,是最有可能,能夠從他手里弄到這些丹藥的,項云自然第一個想到來找他幫忙!
  
  到了傲來峰峰頂,來到嚴伏山的洞府前,項云見到了嚴伏山,對于項云的深夜造訪,嚴伏山也是有些詫異,隨后便將其帶入了洞府中,詢問項云所為何事。
  
  項云也沒有拐彎抹角,直接詢問嚴伏山還有沒有渡靈丹和破煞丹,他愿意花費等量的代價購買一些丹藥。
  
  聞聽此言,嚴伏山不禁是一臉驚愕,他自然知道項云擁有一枚渡靈丹和一枚破煞丹,卻不明白他為什么還要購買此類丹藥。
  
  嚴伏山一番追問之下,項云也是無可奈何,只得把自己服用了兩顆丹藥后,依舊無法將丹田開辟到極致的事情告知對方。
  
  嚴伏山聞言,也是被驚的目瞪口呆,他略一打量項云體內,再次壯大了不少的云力,也知道項云所言非虛,但嚴伏山最終卻是拒絕了項云的請求。
  
  嚴伏山給出的理由很簡單,不是他不想給,是他給不了,渡靈丹他根本沒有。
  
  而破煞丹此刻雖然還有幾粒,卻全都是給奇云殿其他的,即將突破到半步地云境弟子準備的,如果給了他,其他弟子又該怎么辦?
  
  而且一枚兩枚還好說,嚴伏山還可以勉強給他開個后門,可項云張口就要五枚破煞丹,嚴伏山根本就不可能給他。
  
  雖然早已經預料到結果會是這樣,但項云聽到嚴伏山的拒絕之言,心中還是不免一陣的失望。
  
  項云最終只能是辭別嚴伏山,想著回到自己的洞府,再想想其他辦法。
  
  臨走前,嚴伏山卻是叫住項云,并對他說,風云書院各殿的丹藥,都是凝月殿派發的,讓他去凝月殿看看,說不定會有些收獲。
  
  項云聞言,將其記在心上,謝過嚴伏山,匆匆下山去了。
  
  夜里回到洞府內,項云躺在修煉室內,臉上盡是郁悶之色。
  
  “怎么什么倒霉的破事兒,都能砸在我頭上了,我這是又得罪老天爺了?”
  
  可事情已經發生了,怨天尤人也沒辦法解決,項云無奈的搖搖頭,心中又盤算著明日的計劃。
  
  雖然覺的得到丹藥的希望,仍舊是微乎其微,但項云還是決定,聽從嚴伏山的建議,明日去凝月殿看看。
  
  有清月在凝月殿,他倒是可以讓清月幫自己,打聽打聽丹藥的事情。
  
  如今夜已深沉,項云頭一回。沒有在修煉室內待著,心急如焚的他,直接來到洞府大廳,在廳內盤膝而坐,修煉了一夜。
  
  第二天一早,他便出了洞府,直上凝月殿‘嬋峰’。
  
  等項云來到嬋峰上,整個嬋峰竟是靜悄悄的,廣場上,竟是一個人影也沒有。
  
  項云一時間有些詫異,他記得上一次來到嬋峰的時候,明明是有不少的弟子往來,今日怎么會一個人也沒有呢?
  
  他倒也沒有著急,而是取出一枚玉符,一縷神念注入其中,這枚玉符頓時微微震動起來。
  
  片刻過后,從嬋峰西面,一道人影便朝著項云這邊迅速趕來!
  
  “項兄,你怎么來了?”
  
  來人一襲淡雅清新的青色長裙,容貌清麗,不是清月此女,又是何人。
  
  項云剛才取出的玉符正是一枚傳訊符,一式兩份,只要在百里之內,雙方便能夠通過神念感應到對方的呼喚。
  
  這也是上次他來到嬋峰時,清月給他的,想不到這才隔了沒幾日,就派上了用餐。
  
  看到趕來的清月,項云心中一松,卻又有些詫異的詢問道。
  
  “清月妹子,怎么你們嬋峰今日竟是如此冷清,廣場上連個人影子都沒看到。”
  
  清月聞言卻是不由掩嘴笑了起來。
  
  “項兄,往常你來嬋峰,定然不是這個樣子,可是今日嘛,大伙兒可都在一個地方,廣場上自然沒人了。”
  
  “都在一個地方?難道你們嬋峰在開什么大會不成?”項云好奇的問道。
  
  清月笑著搖搖頭,卻是有些神秘兮兮的說道。
  
  “項兄難道沒有聽說過,我們嬋峰之上,什么是最吸引人嗎?”
  
  看著一臉茫然的項云,清月也就沒有再賣關子,直接揭曉。
  
  “當然是我們蘇長老開設的煉丹課業啦,咱們嬋峰的所有弟子都去上課了,還有好多外峰弟子呢。”
  
  “煉丹課?”
  
  項云心中有些疑惑,這煉丹一道,聽說向來是枯燥乏味的東西,怎么還會如此受歡迎了?
  
  “項兄,正巧你既然來了,不如跟我一起去聽聽課吧,剛才我占了一個好位置,咱們趕快回去吧,不然可就被別人給占了。”
  
  項云還沒來得開口說話,就已經被清月直接拽著胳膊,往嬋峰西面趕了過去。
  
  項云思索著,既然已經上了嬋峰,倒也不急于一時,等上完課再詢問清月丹藥一事也不遲。
  
  而且對于這煉丹課,竟然能夠將整個嬋峰弟子都吸引過去,項云還真是有些好奇,難不成這位蘇長老生著三頭六臂不成?
  
  
  
  

snaptime:2019-07-04 14:57:08  exectime:0.273


湖北新快3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