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三國有君子》全文閱讀

作者:臊眉耷目  三國有君子最新章節  三國有君子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三國有君子最新章節第七百三十九章 誰埋伏誰(19-11-11)      第七百三十八章 設計伏張(19-11-11)      第七百三十七章 黃敘的成果(19-11-11)     

第四百七十六章 備戰春后

  拿下了袁譚之后,陶商的一眾騎兵繼續追擊。
  眼瞅著又要追上了馬車,馬車上的車夫又被袁尚給扔了下來。
  “我去,又來一個……先綁了扔路邊罰站!繼續追!”
  見到這種情況,陶商對這位袁三公子的手段,倒是打心眼里的更加佩服了。
  一車四個人,就他一個沒穿褲子的,可另外那三個居然都沒算計過他,被他一個接著一個的拋出馬車,沒點心機和本事還真是做不到。
  光腚尚且如此,穿了衣服不知得是何等的妖孽?
  但是很顯然,陶大公子跟袁三公子這次沒什么緣分,見不上面了。
  袁紹按照沮授的提議,派遣了一支勁兵,由戰將郭援和眭元進率領,前來迎接其二子。
  袁尚親自駕駛著馬車,手中的馬鞭子揮舞的都要脫出手去了,蒼天見憐,卻是正巧讓他碰上了接應他的眭元進的部隊。
  陶商此番率領追擊袁尚的騎兵不是很多,見袁紹已經派遣了戰將接應,雖然心中感覺可惜,但也是拿得起放得下,隨即和趙云徐徐率兵而撤。
  返回了沂水縣之后,陶商又派遣麾下的各路戰將前往瑯琊國下屬的各個縣城,安定諸縣,借機平定瑯琊國。
  自八年前便從陶氏手中丟出去的瑯琊國,經過此一戰之后,終于又再度回到了陶商的懷抱。
  陶商暫時坐鎮在開陽,派人打探北方的消息。
  根據校事府的探報,上個月末,黑山軍的張燕已經出兵,前往幽州支援公孫瓚。
  河北的大戰一觸即發,陶商很想乘著這個機會,在袁紹和張燕和公孫瓚大戰的空檔,北上青州分一杯羹。
  但校事帶回來的消息,卻令陶商頗感失望,同時心中也對袁紹更是高看了幾分。
  根據校事的回報,平難中郎將張燕得到了公孫瓚的求援之后,出兵三路,分三路救援公孫瓚。
  但恰逢此時,公孫瓚卻是辦了一件天大的蠢事。
  他派人出去給張燕送書信,邀請他內外相攻,并請張燕攻袁紹之時,以舉火為號令。
  自打上一次劉備突圍成功之后,袁紹便大幅度加緊了對公孫瓚的監視,他手下的袁軍士卒嚴防死守,成功的劫持到了公孫瓚送給張燕的密信。
  袁紹將計就計,在自己的營中舉火,成功引誘出了公孫瓚,派遣顏良和文丑一舉擊敗公孫,并將其斬殺。
  袁紹戰敗公孫之后,馬不停蹄,一面嚴密的封鎖消息,一面做出依舊在包圍公孫瓚的勢態,安插埋伏,待張燕抵達之時,又命麴義重創了黑山軍,張燕無奈之下,只得引軍南還。
  至此,袁紹算是徹底的平推掉了公孫瓚在幽州的勢力,正式成為了河北四州的霸主。
  ……
  得知袁紹已經殺了公孫瓚,并擊退了張燕,陶商便不再嘗試做小動作了,因為目下他的后方也不是非常穩定。
  聯合曹操、策反張羨反叛劉表的事情還沒有落實,眼下貿然北上去跟袁紹硬碰硬是不明智的,還是枕戈待旦,靜觀其變才是上策。
  這一日,陶商來到了袁譚在縣衙中所居住的房間。
  陶商也算是沒有薄待袁譚,給袁譚的無論是吃食,治傷的用藥或是居住的環境,都是最好的。
  袁譚主要的傷勢還是當初被太史慈射的那一箭,其余的傷都是被袁尚從馬車上踢下來時,所受到的皮外擦傷,并無大礙。
  他此刻正躺在床榻上休息,但卻沒有什么睡意,聽見門“吱嘎”一聲響,袁譚轉頭望去,卻是陶商負手走了進來。
  袁譚轉眼掃了陶商一眼,張了張嘴,似是想說些什么,但卻又不知該如何開口。
  被擒拿了多日,他現在自然是知道眼前的這個人是誰了。
  陶商低下了頭看了袁譚半晌,突然長嘆口氣,道:“可憐袁氏之長子,日后當繼承袁大將軍基業的袁大公子,如今竟落到了這般田地,落于敵手不說,還被自家兄弟暗害,著實可悲可嘆。”
  一聽這話,袁譚委屈的差點沒哭出來。
  “姓陶的小賊,你是專程來取笑于我的?”
  陶商搖了搖頭,道:“不然,在下乃是長子,公子亦是長子,身為諸侯長子,表面上看似風光無限,可承父業,但其中的酸楚,也唯有你我自知,身為諸侯長子,這身上的擔子著實是重啊。”
  袁譚雖然依舊沒有回答,但心中卻已經泛起了波瀾。
  “袁兄被親弟謀算,如今身陷于我手,表面上看似陶某是個勝利者,實則卻是……看著公子目下的狀態,陶某亦是頗為感同身受,這大爭之世處處兇險,說不定哪一天公子如今的處境,便是陶某之處境,何為兔死狐悲之情?這便是了。”
  陶商這個人在表演能力上,頗有些天賦,他在與袁譚說這話的時候聲情并茂,語氣感人,讓人頗有些潸然淚下之感。
  袁譚扭過頭去,看著陶商一臉的親切之意與眼眸中露出的同情之色,不知為何,心中居然對他沒有什么恨意。
  其實主要是經過了袁尚謀算自己一事之后,袁譚受到了重大的心靈打擊……被兄弟如此謀算的屈辱一直潛伏在他的心中久久的不能散去。
  如今驟然得到了陶商的慰問和換位思考,與袁尚相比,反倒是陶商這個敵人變的更加讓人感覺親近一些。
  至少這個人比袁尚更適合當兄弟。
  ……
  少時,陶商走出了袁譚的房間,郭嘉則是站在屋外等他。
  一見陶商出來,便見郭嘉笑道:“談完心了?”
  陶商輕輕的揉了揉鼻梁,道:“從始至終,他都沒說一句話,就是聽我一個人在那里絮叨了。”
  “有些人,急不得,特別是袁譚還是士族的長公子,想要打動他,至少也要是等袁尚得勢方可……對了,南邊有消息傳過來了。”
  陶商看向郭嘉道:“你是說策反張羨的事?”
  郭嘉點了點頭,道:“孫策那邊派人送來消息,說是桓階已經勸動了張羨,如今張羨已經開始在暗中聯系荊南的各部人馬,屆時只要桓階一有所動,保守三江,孫策和呂布再出兵攻打江夏郡的黃祖,劉表縱然是帶甲二十萬,亦難抽身,到時候光是荊州內部的事,就夠劉表拾掇三載了。”
  陶商長長的出了口氣,心中頓感壓力驟減。
  自打聽許靖說袁紹派人暗中聯合劉表之后,劉表在西南方的勢力一直就是陶商心中的一根刺。
  對付袁紹,陶商眼下只有四成的把握,但若是劉表乘火打劫,那這把握怕是連一成都沒有了。
  “奉孝兄,下一步,你覺得我應該怎么辦?”
  郭嘉仔細的思索了一會,方才對陶商道:“袁譚和袁尚不過是袁家小兒,容易對付,但眼下袁紹已經戰敗了公孫瓚,勢力已成,依照郭某的估計,明年春深之時,袁紹必然舉兵南下!咱們現在要做的:是一面暗中派人支援孫策和呂布糧草,一面整軍備戰,囤積軍械……另外,跟天子結親的事,亦是需要火速辦成!”
  “跟天子結親……”陶商聞言點了點頭,道:“眼下是得趕緊將這件事落實了。”
  

snaptime:2019-11-13 02:35:14  exectime:0.558


湖北新快3走势图